Hazel

夕阳下
我大概要定格在这座城市了

深秋的象牙塔

深秋的校园如外界一般萧瑟,只是学生青涩的面容为这份哑灰填了一笔明黄。喷泉机械的运转却丝毫不影响近旁小情侣的窃窃私语。我曾一度反感象牙塔的比喻。但现在心境大不相同。还是学生的我,对掺杂利益的感情嗤之以鼻。如今走向工作岗位,才知道,没有利益支撑的感情不可谓之真。
对于现在的生活状态总感觉些许不安,我不知道不安的来源。去年这时候的不安是因为不甘心,不甘心屈于现实。而今年的不安是安逸过后迷茫和对以前的逃避。我好像把过往埋葬了,到底是掩埋了回忆还是抹杀了过去的性情,我自己都分不清。我在想这样的逃避过后,我好像都不再是我了。
我得到了我一直想要的安逸,却发现这样的生活未必是心中所求。我一直在证明给别人看生活由我选择,我不是被动接受。可是这样的证明有什么意义,只是个人英雄主义在作祟。我一度标榜我不在意别人的评价,其实,内在来说,根本不是这样。我比任何人都在意别人的眼光,在意到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活着别人的言语里。

愿我们能走到最后

闲读余华,随手记录

读余华中长篇小说《世事如烟》
文中人物命名以阿拉伯数字,分别是7、4、3、6、2,外加算命先生,司机和灰衣女人,让我很困惑,读到最后都没出现1、5这样的人物排序。
男司机死后托梦配阴婚,一场古怪婚礼,两个骨灰盒
算命先生奇怪的采阴补阳,少女4裸身走向冰冷的江水
6的女儿害怕羊皮夹克男人,那意味着,父亲6会收到三千元,并与她父亲再无血缘关系,离奇的死亡原以为可以逃出交易的命运,却没想到是另一个骨灰盒,只是由三千变成了两千。
读余华短篇小说《我没有自己的名字》
全篇使用第一人称,从“傻子来发”的视角冷眼考量这个村庄小社会,是别人在嘲笑来发傻,还是来发在笑别人,庄周梦蝶,是循环轮回。
别人指着我叫什么,他都会点头“嗯”,以至于村里几乎所有人都当过我“爸爸”,一只陪伴我的狗,被取名叫“喂”,最后也被加了五香,桂皮炖了一天,‘来发’好像是我名字,只是人都不叫我来发,我也很纳闷,我有名字,我没有自己的名字。
这短篇让我想到了《大话西游》结尾中的“他好像一条狗”
余华的小说,看完只觉心里赌着什么似的,想喊觉得无力,沉默又觉得无奈。余华的随笔《高潮》正是道出了他的写作风格。

随记

一直很喜欢林峰这个演员,也因为我偏爱古装破案的剧情,所以从《四大名捕》开始就很喜欢演员林峰,近日林峰主演的《六扇门》引起了我兴趣。却发现自己的心态在变化。
剧中血气方刚的林峰望助齐王夺天下,成就一番作为,而久经官场的父亲却希望林峰能够娶妻生子几亩田,平安度日。乡下一心爱着林峰的未婚妻龚睿希,齐王手下武功非凡的苏溢清,林峰的内心是挣扎的。
如果是以前,我会觉得有所作为才是一个人的正确选择,武功美貌并存的苏溢清才是最佳选择。颇有一种不求天长地久,但求曾经拥有的壮烈。而现在,再看剧中情节,齐王意欲夺天下,何人不是棋子,林峰是,苏溢清亦是。夺得天下然后怎样,狡兔死,走狗烹。如果聪明,林峰选择仗剑江湖不问世事,或许性命无忧,然则此路与最初父亲替他的安排有何不同,或许不同的人生经历,熟不知这样壮烈的经历背后是智谋的比拼,权利的倾轧,无辜性命的枉死,可能只有经历过才能懂当时父亲的良苦用心。都道父母不希望子女走弯路,人生的弯路,只有自己走过才能明白,如果一直生活在父母的庇佑下,何曾是一个有担当的人。
今日许久未联系小学同学CGF打来电话,说是几年未见,希望能联系到的同学一起聚聚,1998年上小学,2004年毕业,十二年了,确实应该见见儿时的玩伴,六岁上小学,比同年级的都要小一点,大家不愿意带个小屁孩一起玩儿,因为要抄我的作业,所以没办法,必须带着我。我记得那时候,夏天玩儿水,衣服都没干过,冬天滑冰车,鼻子冻得通红,玩儿玻璃弹珠、洋片儿。最有意思的是弹弓,我不会玩儿,石头都是向前射的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会打到自己,会被小朋友说笨。说起近况,才知CGF的小孩儿都快两周岁了,由婆婆照顾,从怀孕之后就没上班,丈夫很顾家,溢于言表的幸福,得知我还在上学,调侃道“我家宝宝都快上学了,你还没毕业啊”,我也戏称到“你家宝宝幼儿园毕业,我应该能和她一起”。虽说是好久没联系,但是没有一点而生分,感觉很熟悉。

环湖步道,LJ与我

和LJ漫行在环湖步道,说起她至亲之人离开时,让我撑下去的力量是对前男友G的依赖,那时G并不在她身边,大大小小的事都是她自己一人担起,只是深夜时电话中传来G的鼓励,让她觉得这样的生活是一时,撑过去一切都会不一样,就是这样的依赖让LJ走过最难的时光。如此这般,最后还是以分手为结局。LJ说分手之后,更觉自己做事不再畏首畏尾,反而更自在。
依赖有两种,一是心理依赖,二是现实依赖。LJ对前男友G是一种心理依赖,更多的是感情的支撑,假设当日一切事情都由G待LJ出面处理。或许结局大不相同,最起码不至于走到分手的地步。
心理依赖可以用意志力控制,一旦形成现实依赖,就失去了自己独立的能力。
倾盆大雨,我独自撑伞前行,这时候有一个人走近说“我愿意为你撑伞”,爱和感动让我将伞交到他的手上,并肩和他走在一起,看着他有力的指节,坚毅的侧脸,原来电闪雷鸣也可以很温馨。前行中由于种种原因他不得不离开,我心里万分不舍,却也只能接过他手中的伞,自己努力向前走。这就是心理依赖,因为伞是我的,我可以继续在大雨中前行,需要克服的是没你陪伴的孤独。
同样的倾盆大雨,我娇柔的站在屋檐下,你带着一把大伞走近我,同样对说“我愿意为你撑伞”,同样是爱和感动,我们并肩相依,同样是你不得不离开,留我一个人在雨中,才明白没你我寸步难行,因为我没伞。这就是现实依赖。
北京今天雷阵雨。现在雨过天晴,为什么我设置的情景是雨天相遇,而不能是晴天邂逅。是我太悲观。我愿所有人都能对“我永远不会离开你”这句誓言坚信不疑。对,一定要坚信,而不要去考验。

图书馆思想神游

初中喜欢当时火极一时的青春疼痛小说,从郭敬明的幻城,夏至未至,悲伤逆流成河,梦里花落知多少,到明晓溪的泡沫之夏,饶雪漫的离歌,沙漏等等。看的如痴如醉,也总幻想身边出现白马王子,后来才知道,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,有可能是唐僧,但是唐僧更好,。
上了高中,如男生一般独爱武侠,记忆最深的就是,每一本武侠小说都多于六七百页,为了提高阅读速度,也为了躲避老师查封,三五同学肢解一本武侠,最痛苦应该是从中间开始看的同学,既没有看开头的引人入胜,也没有看结尾的荡气回肠,总是很纠结,因为我是女生,所以总能挑到开头或者结尾的部分。有人迹处就有金庸,但是我却喜欢古龙更胜,原因是金庸浓墨重彩心理活动和环境背景,当时只为热闹,这样的环节都会直接跳过,现在来看,心里天平更倾向金庸了!
大学时代到现在最迷侦探推理悬疑小说,最高纪录是站五个小时读完丹-布朗的《失落的秘符》,英国的,日本的,中国的,只要有关推理都喜欢,可能是猎奇心理在作祟。现在爱看王小波,张恨水,严歌苓,霍达,路遥,贾平凹。但是最喜欢的一位作者是萧红,《呼兰河传》让我感到震撼,去哈尔滨的一个动力就是想看看萧红故居。近月余沉浸于渡边淳一,劳伦斯不可自拔,渡边淳一的浮休,流水之旅,失乐园,复乐园等,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风格,三为众,同一作者三本书读下来就会有视觉疲劳。所以渡边淳一不会再读!萧红却可以反复读!

柔软的水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