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zel

东野圭吾

    东野圭吾笔下的雪穗近乎完美,确是个行走在白夜中的尸体。

    她可以掩饰一切内心的情绪,嘴角永远洋溢着日本樱花独有的甜美微笑,雪穗的美好能让周围时间停滞。嫉妒是别人并不比你好多少,而羡慕就是别人的好你永远无法达到。雪穗就是能让人产生那种心甘情愿的羡慕,你愿她万物静好,你愿为她抵挡任何可能的伤害。这是我第一次阅读《白夜行》对于雪穗无比怜惜的感情。

    冷却了炽烈的情感共鸣,才觉这样的完美尽然是如此不真实,她能掌控自己的情感,操纵合适的婚姻,在想退出婚姻时筹划了丈夫出轨,顺利达成心愿却被所有人都认为是婚姻中的受伤害的一方。她淡然的笑着又嫁给心爱之人的哥哥,成功的策划所谓的强奸,得到继女的认可,面对心爱之人的质疑,眼神也只是一瞬的绝望,但又瞬间恢复应有的平静,怎样的魄力才能做到如此。这是第二次阅读《白夜行》对于雪穗敬佩却带有些许的反感。

    在我第三次阅读时才明白东野圭吾《白夜行》之意,雪穗就是一具行走在明媚太阳光下的尸体,冷静理智近乎机械,犹如提线木偶般被内心深处的魔鬼所控制,为了活的很好而活着,为了报复曾经给过她伤害的人而活着,为了让别人羡慕而活着,这般存活状态就是白夜里的行尸走肉。

    生活本不是很严肃的事情,些许真性情就能感受到身边的色彩斑斓,黑白仅是两个极端,彩色才是常态。第一个遇到的人,每一件经历的事都值得回忆,只要当时的你是真性情的你,就不会有遗憾,不会后悔!幸福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。

评论(2)

热度(1)